特写:代表们那扇关不上的房门

新华社北京3月13日电“当当当。”门响了。

正接受采访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家骐起身开门,迎进来两位扛着架子和机器的电视记者,“你们稍等,我先把上一个记者的问题答完。”王家骐笑着说。他的房间里常常是“长枪短炮”、“人满为患”,面对记者的问题,王家骐细心作答。

这位已经70多岁的老人精神健烁,声音洪亮,桌上的电脑为记者演示着光学遥感卫星的成像照片,桌边一摞演算纸上画满了数学图形,“闲不下来,帮学生们做做数学模型。”

“您的房门这几天就没关过吧?”记者问。“是啊,这几天可把房门‘累坏了’,一会当当当,一会开开开。”王家骐笑吟吟地说,“大家都关注我们‘吉林一号’卫星是好事!”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吉林代表团的驻地,代表们的房门几乎都处在“繁忙”状态,开开关关,叮叮当当,好不热闹。

记者们拿着代表名册和房间号,按图索骥,轻声敲门,报出来路,鱼贯而入,然后满载而归。第二天的网络或者报纸上,夹杂着代表思考和关注的稿件热乎乎出炉。

当当当敲门,有时也会“尴尬”。记者想赶个早集,大清早敲门,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教育厅副厅长潘永兴还在洗漱。

但这也无妨,“稍等下哈”“马上完事”“一会儿就好”……潘代表以最快的速度开门,采访者、被采访者四目相对,记者神情抱歉,潘永兴哈哈大笑,尴尬迅速化解,一段采访开始,他的头发上,还带着水珠。

如果在驻地宾馆的楼道里溜达,看到哪位代表的房门别了一个小缝,那就意味着,一会儿就会有记者“驾到”。“约好下午两点半,掩着门缝等就行。”全国人大代表、长春新大石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桂凤说。

代表们认真。一次,记者去采访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发改委主任安桂武。“先说说问题。”安桂武说。听罢,他让记者一个小时后再来。

“不会是拒绝吧?”记者犯嘀咕。担心是多余的,一小时后,安桂武的房门掩着缝,记者推门而入,安桂武思路清晰,采访收获颇丰。他手里的小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此前一小时的思考要点。

原来,这一个小时里,安代表是在认真准备采访内容。

全国两会是一个新闻“爆炸”的时间段,参与报道的记者们几乎都是脚下带风、步步疾行,三餐很难保证。许多代表会细心地在屋里准备一些食物,给记者补充能量。“你们这几天忙坏了,多拿些路上吃。”刘桂凤说。

代表们带着思考,记者们悉心记录,房间门不时敲响,交流变成了篇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