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打开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和低廉上网试点项目建设,以华夏光伏为着力本事的光伏行当经过着力

图片 2

图片 1

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需保障优先发电和全额保障性收购。

图片 2

省级电网企业通过签订长期固定电价购售电合同承担收购这两类项目的电量收购责任,期限不少于20年。

资料图为青海西宁建设的光伏扶贫电站。中新社记者 罗云鹏 摄

国家试点分布式市场化交易项目,执行风电、光伏发电项目接网及消纳所涉及电压等级的配电网输配电价。

自1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发布至今,A股新能源板块呈现回暖态势。

1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为促进可再生能源高质量发展,正式开展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试点项目建设,省级电网企业通过签订长期固定电价购售电合同承担这两类项目的电量收购责任,期限不少于20年。

以太阳能为例,尽管涨幅有限,但连日来,几乎处于产业各环节的头部A股上市公司,均实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而整体来看,此轮上涨亦堪称自中国光伏遭遇2018年“531新政”以来最为扎实且显着的一波。

“这一文件的出台并不代表今后所有的风电、光伏项目都要无补贴。”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通知》只是我国政府机构于2019年出台的第一个关于支持风电、光伏发展的政策,未来,有补贴的项目依然会继续,无补贴政策只针对增量。

除了有效提振资本信心外,光伏业界对此番《通知》的发布,也感到十分鼓舞。《证券日报》记者综合采访了解到的信息整理:首先,《通知》支持的平价、低价光伏项目是在补贴规模外创造的增量;同时,《通知》通过一系列规定,竭力为这部分增量项目的投资收益提供了保障;次之,作为2019年伊始率先发布的重磅政策,《通知》体现了管理层对以光伏、风电为主的新能源产业的呵护,甚至“偏爱”。

无论是对于已走在平价试点路上16个月之久的风电行业,还是对于仍在忐忑等待着电价下调这项每年必达的年终“礼物”的光伏发电行业,《通知》的出台,尤其是20年合同电价不变这一政策的明确,都为行业发展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日前曾站在更为宏观的角度公开表示,2018年,多重因素导致中国光伏行业陷入阶段性低谷,最终中国光伏市场也有所下滑。但放眼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仍然保持增长态势。这说明,以中国光伏为核心力量的光伏产业通过努力,使得光伏发电赢得了全人类的认可,在全球广泛应用。

保消纳促交易增量项目建设环境稳定

这也意味着,光伏产业有足够的韧性支撑其“在2019年逐步迎来复苏,回归到理性、健康有序发展的轨道。”在朱共山看来,基于此番《通知》的发布,“2019年是光伏发展的‘非补贴’元年,尽管国家能源局已明确2022年前光伏发电仍有补贴,但在电站指标竞争性配置的制度设计下,2019年必然会是以点带面,开启光伏平价时代的一年。”

对于风电、光伏项目来说,平价上网指的是不需要国家补贴、能够执行燃煤标杆上网电价运行的项目,这个概念相信大家已经十分熟悉。那么,此次《通知》中同步推行的“低价上网”又是什么含义呢?

平价、低价上网试点

据《通知》,“低价上网”指的是上网电价低于燃煤标杆上网电价的风电、光伏发电项目,这一类项目主要是在资源条件优良和市场消纳条件保障度高的地区进行建设。根据要求,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及低价上网项目的建设将在全国范围内(除监测预警评价红色地区)开展,有关项目不受年度建设规模限制,且项目经营期内有关支持政策保持不变。

将成今年光伏增量市场

“《通知》明确了省级电网收购电量的责任。”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通知》中明确指出,对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省级电网企业需承担收购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电量的收购责任。

根据《通知》,管理层此番支持建设的两类项目分别为,平价上网项目,即不需要国家补贴执行燃煤标杆上网电价的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试点项目;低价上网项目,即在资源条件优良和市场消纳条件保障度高的地区,引导建设一批上网电价低于燃煤标杆上网电价的低价上网试点项目。

并且按项目核准时国家规定的当地燃煤标杆上网电价与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单位签订不少于20年的长期固定电价购售电合同,且不要求此类项目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就近直接交易试点和分布式市场交易除外)。这一政策的明确,为风电、光伏发电的平价、低价上网项目免去了消纳之忧,为行业进一步发展提供了一个政策环境相对稳定的增量空间。

对于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管理层通过《通知》明确,由省级政府能源主管部门组织实施,有关项目不受年度建设规模限制。

跨省跨区输电通道的外送功能被再次强调。《通知》指出,鼓励具备跨省跨区输电通道的送端地区优先配置无补贴风电、光伏发电项目,不要求平价、低价上网项目参与跨区电力市场化交易。

在山东航禹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丁文磊看来,“由于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不受年度建设规模限制,同时,《通知》还要求对此前未在规定期限内开工并完成建设的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及时予以清理和废止,由此,未来将涌现出的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增量空间,这无论对2019年的光伏产业还是资本市场,都起到了一种激励作用。”

为推进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低价上网项目的建设,多种形式的电力交易将承担重要使命。

不过,市场也存在对这一市场增量空间究竟有多大的猜测或者担心。

《通知》强调,电网企业应保障优先发电和全额保障性收购,确保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所发电量全额上网。如存在弃风弃光情况,需将限发电量核定为可转让的优先发电计划并在全国范围内参加发电权交易,交易价格由市场确定。

根据《通知》,管理层要求风电、光伏发电监测预警为红色的地区除已安排建设的平价上网示范项目及通过跨省跨区输电通道外送消纳的无补贴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外,原则上不安排新的本地消纳的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鼓励橙色地区选取资源条件较好的已核准项目开展平价上网和低价上网工作;绿色地区在落实消纳条件的基础上自行开展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建设。

同时,鼓励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通过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中长期电力交易及绿证交易等形式获得合理收益补偿。尤其是在国家组织实施的社会资本投资增量配电网、清洁能源消纳产业园区、局域网、新能源微电网、能源互联网等示范项目中,鼓励建设无须国家补贴的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并以试点方式开展就近直接交易。

据了解,全国光伏发电市场环境监测评价具体工作由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负责开展,该单位定期统计发布动态监测数据。其评价结果分为红色、橙色、绿色三档。作为施政的重要依据,对于评价结果为红色的地区,国家能源局原则上在发布监测评价结果的当年暂不下达其年度新增建设规模(国家已明确的特高压外送通道配套建设的新能源基地除外);评价结果为橙色的地区,国家能源局在省级能源主管部门提出有效措施保障改善市场环境的前提下,可视情安排不超过50%的年度规划指导规模;评价结果为绿色的地区表示市场环境较好,国家能源局将按照规划保障其光伏电站开发规模并予以适度支持,鼓励地方政府和企业有序安排投资建设。


“全额保障性收购”到不少于20年的长期固定电价购售电合同,从确定的电量收购对象到类型多样的交易形式,在我国能源转型升级的重要节点,《通知》的印发为风电及光伏发电行业发展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如今,根据《通知》,平价上网和低价上网试点项目的建设,也将与上述动态监测挂钩。而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最新发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光伏发电市场环境监测评价结果显示,虽然市场环境较好的绿色地区多集中于Ⅲ类资源区,但红色地区也仅集中在Ⅰ类资源区的甘肃嘉峪关、武威、张掖、酒泉、敦煌、金昌,新疆哈密、塔城、阿勒泰、克拉玛依;Ⅱ类资源区的甘肃除Ⅰ类外其他地区,新疆除Ⅰ类外其他地区。

降成本 优政策为行业发展过渡铺平道路

尽管如此,晋能科技总经理杨立友博士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达了谨慎乐观的态度,“综合太阳能资源、消纳等方面因素,我国目前能开展光伏平价、低价上网试点项目的省份并不是很多。”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将公布平价项目名单,协调督促支持政策的落实工作,保障支持政策在经营期内保持不变,同时,政策有效期至2020年。”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尽力确保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低价上网项目盈利空间的同时,《通知》的出台也在努力为提升项目建设环境作出贡献。

管理层多举措激发资本热情

一直为业内所呼喊的“降低项目运行非技术成本”得到明确回应。首先,降低就近直接交易的输配电价及收费。对纳入国家有关试点示范中的分布式市场化交易试点项目,交易电量仅执行风电、光伏发电项目接网及消纳所涉及电压等级的配电网输配电价,免交未涉及的上一电压等级的输电费;对纳入试点的就近直接交易可再生能源电量,政策性交叉补贴予以减免。

维护低价上网项目收益

其次,有关平价、低价上网项目可优
先利用国有未利用土地,鼓励按复合型方式用地,降低项目场址相关成本,协调落实项目建设和电力送出消纳条件,禁止收取任何形式的资源出让费等费用,不得将在本地投资建厂、要求或变相要求采购本地设备作为项目建设的捆绑条件,切实降低项目的非技术成本。

事实上,根据动态监测布局平价上网和低价上网试点项目的建设,也是此番管理层为维护光伏、风电项目投资收益采取的手段之一。而在此基础上,《通知》更多的篇幅,则主要旨在激发资本对平价上网和低价上网试点项目的投资热情,以及维护投资收益。

除了要确保电量消纳,《通知》强调,电网企业也要负责投资项目升压站之外的接网等全部配套电网工程,做好接网等配套电网建设与项目建设进度衔接,使项目建成后能够及时并网运行。

例如,《通知》要求,有关地方政府要对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在土地利用及土地相关收费方面予以支持,做好相关规划衔接,优先利用国有未利用土地,鼓励按复合型方式用地,降低项目场址相关成本,协调落实项目建设和电力送出消纳条件,禁止收取任何形式的资源出让费等费用,不得将在本地投资建厂、要求或变相要求采购本地设备作为项目建设的捆绑条件。

同时,对于未在规定期限内开工并完成建设的风电、光伏发电项目,项目核准机关应及时予以清理和废止,为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让出市场空间。

此外,《通知》还通过明确“仅享受地方补贴的项目仍视为平价上网项目”的方法,鼓励各级地方政府能源主管部门可会同其他相关部门,针对平价、低价上网试点项目出台一定时期内的补贴政策。

面对近在眼前的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等相关政策,《通知》要求,开展省级人民政府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考核时,在确保完成全国能耗“双控”目标条件下,动态完善能源消费总量考核支持机制,对各地区超出规划部分可再生能源消费量不纳入其“双控”考核。

同时,《通知》要求,电网企业对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应确保项目所发电量全额上网,并按照可再生能源监测评价体系要求监测项目弃风、弃光状况。如存在弃风弃光情况,将限发电量核定为可转让的优先发电计划。经核定的优先发电计划可在全国范围内参加发电权交易,交易价格由市场确定。电力交易机构应完善交易平台和交易品种,组织实施相关交易。

自《通知》的正式发布,“20”成为了风电、光伏发电行业发展“福”字———可确定的2020年之前不会改变的平价上网政策,已由文件明确的至少20年不会更改的固定电价标准,注定将会裹挟着国家鼓励发展的决心,为行业发展带来新的绿意。

“此次《通知》从电力消纳、土地等角度再次降低了光伏发电的非技术成本,通过与电网签订长期购电协议、参与绿证交易等保障了平价、低价上网试点项目的收益,同时在市场化交易、金融支持等全方位多角度地对光伏平价、低价项目给予支持。”基于此,杨立友认为“未来两年平价、低价上网项目很值得期待。”

接受《证券日报》采访的正信光电营销总裁李倩也向记者补充,支持平价、低价上网项目建设的《通知》在对项目开发起到激励作用外,也倒逼企业注重产品质量提升,以达到平价、低价项目对成本控制、效率等方面的更高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