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在世界一流博览会中享有最多画廊展出的国家均为澳国江山,鉴于新奥尔良艺术展的主持方MCH

图片 21

在国际顶尖艺博会上拥有最多画廊的是哪个国家?哪场艺博会最受访客欢迎?又有哪场艺博会最受画廊欢迎?在《艺术新闻/中文版》6月新刊的《年度全球艺博会报告》中,我们选取了全球40场顶级艺术博览会进行统计,呈上这份2011年-2015年全球艺博会的演化报告。从这份报道中,《艺术新闻》选取了全球40场顶级艺术博览会,对其进行统计。这些博览会遍布于17个国家的22座城市,共有来自96个国家、507个城市的4269家画廊参与本次调研。《艺术新闻》收集分析了2011至2015年的数据,并加以互相参照,最终得出一些结论——一些结果是意料之中,有些却非常惊人。艺博会上的参展大国在40场顶级博览会中,美国、法国、英国拥有最多画廊展出,美国的参展画廊数量超越第二名法国近乎两倍。紧接几名为德国(246家)、意大利(231家)和比利时(113家)。6个在世界顶级博览会中拥有最多画廊展出的国家均为欧洲国家,这一发现也正好符合40场顶级博览会参与画廊的大洲分布规律——显然,当今全球40场顶级博览会,仍由欧洲和北美洲的画廊主导。

“我很享受光顾艺博会,尤其是巴塞尔艺术展(无论是在巴塞尔、迈阿密还是香港)。鉴于巴塞尔艺术展的主办方MCH
集团宣布将进军小规模的本土艺博会市场(MCH
集团将购买现有的艺博会的股份),不久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艺博会兴起。如今我们的经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整体的商业环境不尽如人意。我相信我并不是唯一对艺博会青睐有加的人士。”  ——肯尼·沙克特(Kenny
Schachter) 

图片 1

图片 2

▲ 40场顶级艺博会参与画廊的地理分布统计图

▲ 2016年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现场照片

过去几年,有言论认为欧美的传统艺术中心受到包括“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以及墨西哥、新加坡和日本等这些新崛起的艺术中心的强劲挑战。这番言论在统计数据前失色。在2011年和2015年间,尽管欧洲、北美洲之外的其他区域的参展画廊经历了最大的百分比增长——非洲增长243%,亚洲与大洋洲增长60%——但比起两个主宰的大洲,这些数据仍然微不足道。从参展画廊的地理位置统计数据显示,美国领先于其他所有国家,虽然欧洲作为整体拥有更多画廊,但都被平均分布于法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而比利时较小的国土也呈现了较为庞大的数据量。从城市来看,尽管从2011年以来参展画廊的数量只经历了8%的温和增长,但纽约确实是艺术世界的商业中心。

艺博会的卖点在于它的可达性、便捷性和所能提供的海量信息。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对超出自己舒适区的旅行感到惧怕,而艺博会则将整个世界浓缩至会展中心里。更重要的是,在这个人们已无法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时代,艺博会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目睹最多的东西。我将在以下提供几条如何参观艺博会的建议。

图片 3

图片 4

▲ 2015年纽约弗瑞兹艺博会现场图

▲ 艺博会的卖点在于它的可达性、便捷性和所能提供的海量信息

在城市层面上另一个令人惊讶的发现是:巴黎比伦敦的参展画廊更多,这可能要归功于2012年和2014年的巴黎古董双年展(Biennale
Des
Antiquaires):其68%的画廊都来自巴黎(2012年和2014年加起来共122家)。纽约、巴黎和伦敦可谓参展艺博会的“三大巨头”——这三座城市的画廊不仅是最多的,也是最活跃的。洛杉矶证明自己是最激动人心的艺术都市之一,因为参加这40场顶级博览会的洛杉矶画廊名额在5年里激增了29%。尽管如今它离“三大巨头”还有一段距离,但增长数据证实了其艺术中心的地位。最为活跃的艺术都市在美国、法国、英国等几个艺博会参展大国之下,东京、墨西哥城、伊斯坦布尔、首尔、新加坡和上海这6个城市的艺博会展出画廊数量呈现最快增长。为何会有如此增势?一些艺博会,例如墨西哥当代艺博会(Zona
Maco), 伊斯坦布尔当代艺博会(Contemporary
Istanbul)以及“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大大增加了参展画廊数量。东京、首尔和上海,相较而言这一优势较弱。数据显示,这些城市的画廊更积极到国外的博览会寻求新的藏家。

1.
抵制剧透在你抵达艺博会现场之前,不要上任何社交平台(类似Instagram)看相关的照片,也不要阅读相关的评论。一件件作品在你眼前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叠加组合所带来的惊喜才是参观艺博会的意义所在。不要在你有机会形成自己的观点之前就已戴上有色眼镜,除非你想在展会上买些什么。面临着紧缩的市场,画廊会热情地提前将和作品相关的PDF文件发送至你的邮箱中。如今画廊们以前所未有的强度向潜在的买家发送各类推广邮件。

图片 5

图片 6

▲ 6座顶级艺博会展出画廊增长速度最快的艺术都市

 ▲ 错误示范:不要剧透!

东京在参展画廊方面拥有最大的增长:从2011年的26家上升至2015年的49家。许多讨论都提及日本当代艺术市场的海岛性。日本的经济萧条使得问题变得复杂化,这可能成为当地画廊必须扩大活动范围的原因。在百分比变化上,上海成为了领头羊,画廊数量上升了
186%,尽管实际上只是从7家画廊上升到20家而已。虽然这座城市和中国的前途都充满希望,但我们不得不注意到,最有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实际上更愿意和欧洲与北美的大牌画廊签订合同。

2.
设计路线随着年龄的递增,我更加倾向参观较为传统的现代艺术展,而非当代艺术展。军械库和弗瑞兹都在主要会场之外设有现代艺术的分会场,另外巴塞尔艺术展的底层大厅和马斯特里赫特的欧洲艺术博览会也是很好的去处。不过欧洲艺术博览会现在愈发趋向于当代艺术。它将在纽约启动两个新的展会,一个关注更传统的艺术,另一个呈现当代艺术。但不管你青睐的是时兴还是经典的作品,你都要掌控参观的节奏。

图片 7

图片 8

▲ 2015东京艺博会现场图

 ▲ 怎样设计参观艺博会的路线向来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最受访客欢迎的艺博会在40场顶级艺博会中,访客最多的博览会是马德里当代艺术博览会(ARCOmadrid)——过去5年每年平均访客达到
12.1万人次,虽然2011年以后这一数字回落了三分之一,从15万下降到10万。更成熟的大型博览会——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与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Art Basel in Miami
Beach),在访客数量上最为成功,因此也可以说是最受访客欢迎的艺博会。

首先在你有充足的能量和注意力时,去你最感兴趣的单元;下降的体能和递增的疲乏会让那些好的作品看上去黯然失色。怎样设计参观艺博会的路线向来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你可以系统有序地沿着横平竖直的路径行走,或是四处随意地散步。我总是在一开始决心走最逻辑的路线,但鉴于我糟糕的方向感,到最后我只能走到哪里看到哪里。

图片 9

图片 10

▲ 2015年马德里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 艺博会的结构与迷宫何其相似!

巴塞尔艺术展从6.5万人次跃升到9.8万人次,而迈阿密海滩展会则从5万人次升至7.7万人次。伊斯坦布尔当代艺术博览会也非常受欢迎,从6.2万人次上升到8.6万人次,这无疑得益于这座城市的其它艺术活动的名声,包括越来越受欢迎的伊斯坦布尔双年展(Istanbul
Biennale)。一些的小型博览会的访客量增长也值得期待。伦敦的1:54当代非洲艺术博览会(1:54
Contemporary African Art
Fair)人次增长了150%,2013年开幕时还只有6000人,去年就达到了1.5万人。与此同时,2014年重新开放的Cosmoscow艺博会的参观人次从7000到14000,数量翻了一番。

你没必要事事征求艺术顾问的建议,一个有着优秀组织能力的伙伴能让你获得更好的观赏体验。说实在的,有太多的东西你会在艺博会上撞见,从泛滥的艺术品,到展厅里和走廊上的应酬交际。没办法,你只能接受。3.
舒服的鞋和足够的食物保持足量饮水意味着保持健康,但这点在艺博会上完全不适用。千万不要在展会上摄入过多的液体,因为洗手间数量稀少且往往相隔甚远,我常常因此迷路。为此,我运用上世纪70年代异教团体采用的心控术的技巧,让自己可以几个小时都不必使用洗手间,于是我的观赏体验得以更加连贯。跟我学:不管你使用哪种止痛药或消炎药,布洛芬也好,扑热息痛也罢,带上几粒。

图片 11

图片 12

▲ 2015年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现场图

▲ 不管你使用哪种止痛药或消炎药,布洛芬也好,扑热息痛也罢,带上几粒

值得注意的是,一度主要面向交易的艺术博览会现今也吸引数以万计的非艺术圈访客。尽管收藏家与艺术交易仍是如今博览会的脉动之源,参观人数还是非常关键——它决定了一场博览会能否成功。在过去5年内,我们在列表中的博览会里共记录了约800万次参观,参展人数从2011年的128.2万人次增长到2015年的175.7万人次。最受画廊欢迎的艺博会在40场顶级艺博会中,哪些艺博会最能迎来画廊每年的回归?我们做了一份数据统计。欧洲艺术博览会、巴黎素描展和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成为三场最受画廊青睐的艺博会。

当我们在展厅和走廊间踱步时,我们的双脚被双年展、画廊以及艺博会扣上重重枷锁,成为了艺术界的牺牲品。因此,穿舒适的阔脚鞋,并经常进行休息显得非常重要。那么食物呢?在你前往展会前就应该填饱自己的肚子,你也可以在参观后再去享用一顿丰盛的晚餐。

图片 13

图片 14

▲ 各展会画廊连展率统计图

 ▲ 在巴塞尔,啤酒和德式小香肠是不错的选择

然而,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和巴黎素描展(Salon du
Dessin)的高画廊维持率未必能算作是自然维持。欧洲艺术博览会的“会员制”政策使新画廊极难被接纳,相应地已参加的画廊也很难离开。巴黎素描展的高频出席率可能是因为纸上作品市场的特殊性。巴塞尔艺术展与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的画廊名单非常稳定,法国国际当代艺博会(Fiac)也是一样。

4.
不要害羞这是你和艺术界人士互动的契机,甚至包括画廊的主管们,他们中的很多人在VIP预展日之后就会离开——VIP预展显然是艺博会上的身份象征。因此不要害羞,大胆地和他们交流,因为能拥有顶级艺术专业人士作为你的听众的机会是难能可贵的。总是询问艺术品的价格——这并不是易事,但画廊们并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告诉你!

图片 15

图片 16

▲ 2016年巴塞尔艺术展瑞士展会现场图

  ▲ 2015年伦敦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London)现场照片

伦敦弗瑞兹艺博会(Frieze London)、弗瑞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和纽约弗瑞兹艺博会(Frieze New
York)平均每年的画廊回归率是77%、70%和77%。然而每年画廊不回归展会的原因有很多,所以位于底部的6个博览会,对于画廊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盈利价值。有一些博览会可能还不够成熟,所以只可能吸引零散的项目,而其它博览会可能也在试图扩大活动范围,向新的国家和城市拓展。然而,即便每个画廊都想携画作加入顶尖艺博会,参展成本的上升使画廊对于艺博会不得不谨慎选择。我们做了一个从2011年到2015年参展商展位费的变化图。

拍下任何你欣赏的(或是讨厌的作品——这是某件作品值得更进一步探索的信号)作品。更重要的是,别忘了把墙上的标签也拍下来,他们能刷新你褪色的记忆。还有,问画廊要名片!我写下这一点是因为,如果我在艺博会上忘了向一家画廊索要名片,我日后总会需要疯狂地搜索它的名字。

图片 17

图片 18  ▲
拍下任何你欣赏的或是讨厌的作品——这是某件作品值得更进一步探索的信号

▲ 各参展商从2011至2015的展位费变化统计图

5.
买买买艺博会就是一个高端的市集,那么为什么不买一些作品来支持波涛汹涌的艺术生态呢?但是请慢慢来。艺术市场正在逐渐苏醒,审慎的考量也重新回归其中。对价格的研究,以及对作品出处、状态等方面的尽职调查也达到前所未有地普遍。确定你的预算,并给自己制定一些准则——这对于我这样一个自我矛盾、错误百出的人来说尤其重要。没有愚蠢的问题,也没有愚蠢的对折价的请求,所以你可以大胆地要求大幅的折扣。

有些博览会会将如电费、无线网络费用等的其他费用打包一起卖给画廊。而其它博览会,譬如欧洲艺术博览会,也会要求缴纳首次参展的加盟费。这些因素使得对展位费的分析相当困难。但多数情况下,展位费都对成熟画廊和新兴画廊进行分层级征收。针对有许多新兴画廊的博览会,我们计算平均值。总体平均费用呈现上升的趋势,但涨价主要发生在昂贵的博览会上。中端市场画廊在过去5年经历的涨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指出市场泡沫主要集中在高端部分。信息渠道与免责声明信息直接从艺术博览会主办方获取,由画廊提供信息支持。所有关于展位费用数据的单位都转化为1欧元/平方米,使用年均货币汇率。下列博览会在某些年份缺少信息,或在2011年后才创设,或因为本身是双年展:1:54当代非洲艺术博览会(1:54
Contemporary African ArtFair ,创设于2013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Art
Basel in Hong
Kong,创设于2013年),Cosmoscow艺博会(2014年重开),芝加哥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EXPO
Chicago,创设于2012年),弗瑞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s,创设于2012年),纽约弗瑞兹艺博会(Frieze New
York,创设于2012年),纽约NADA艺博会(Nada New
York,创设于2012年),巴黎古董双年展(Biennale Des
Antiquaires,2012与2014年进行的双年展)。艺术商业企业(金融服务提供商、仓储公司、修复与保护公司),出版商与其他奢侈品企业(如汽车、手表、珠宝)不算做参展商。一些情况下,长期画廊合作伙伴算做独立的参展商。例如,L&M
Arts画廊由多米尼克·列维(Dominique Lévy)与罗伯特·穆钦(Robert
Mnuchin)运营,但这里分列于多米尼克·列维画廊(Dominique Lévy
gallery),以及二者分裂后于2012年开放的穆钦画廊(Mnuchin
Gallery)。然而在一次性的合作当中,例如科隆国际艺术展的合作部,我们将两方算作独立的参展商。每个画廊都列出了发源城市。大多情况下,是其当今状况下第一家画廊开放的所在地。如果博览会没有具体的新兴部分与相关的地块费用,就使用常规的地块费用。缺失信息:下列博览会不愿透露其展位费用信息:马德里当代艺术博览会(ARCOmadrid,2011至2015年)、洛杉矶当代艺术博览会(Art
Los Angeles Contemporary,2011至2015年)、巴黎素描展(Salon du
Dessin,2012和2014年)、墨西哥当代艺术博览会(Zona
Maco,2011至2015年)、迪拜艺术博览会(Art
Dubai,2011至2015年)、军械博览会(The Armory Show,2011至2013年)。

图片 19

 ▲ 为什么不买一些作品来支持波涛汹涌的艺术生态系统呢?

  但这也可能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比如最近我对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一幅1987年的拼贴画要求半价的折扣,在讨价还价后又声称最多只会支付标价的七成,结果画廊不愿将作品出售于我。不过我在迈阿密就曾成功以低于八折的价格购买了一幅克里斯托弗·沃尔(Christopher
Wool)早期的画作。

图片 20

  ▲ 2014年巴黎古董双年展(Biennale des Antiquaires)现场照片

寻找和收集是这一过程的必经之路。你在艺博会上等待得越久,画廊就越可能接受你的折价请求——画廊在绝望的时刻会做出孤注一掷的决定。但是请小心,不要因错失心仪的作品而让自己陷入懊悔。6.
最后……

图片 21

▲ 形形色色的怪人是艺博会上永恒的看点

艺博会上的看点不仅是艺术:还有形形色色的怪人、一众人士的寻欢作乐、以及美丽却大多经过整形的面容。这些展会在高密度和高安全性下最具魅力,最近有人在迈阿密海滩举办的巴塞尔艺术展上遇刺,因此你永远不知道在这些场合会发生什么。每次请只逛一个展会,然后尽情享受。到头来,你在任何场合都可以学到许多。作者简介肯尼·沙克特(Kenny
Schachter),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沙克特拥有超过20年的当代艺术策展经验,并且在纽约大学、社会研究新学院担任研究生教职工作。他同时也是成功的国际艺术经销商,范围涵盖从印象主义到当代艺术与设计的广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