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研究制定了《提高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效率工作方案》,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

  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进展如何?如何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3月28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政策研究室主任、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就取消高速省界收费站以及促进物流业降成本等问题,向媒体进行了回应。虽然取消省界收费站点面临阻力,但随着差异化收费的推开,综合运输效率不断提高,物流业降本增效的趋势不改。

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交通运输业正处于基础设施建设、服务水平提高和转型发展的黄金时期,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交通运输业着力发展的重点。

  229个主线站待撤销

如何提高我国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效率?怎样降低交通运输物流成本?3月28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政策研究室主任、新闻发言人吴春耕,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毛健围绕相关问题进行了回应。

  今年以来,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多次提出,要逐渐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指出,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但站点的取消工作并非一蹴而就,吴春耕也就现阶段取消这些站点的难点做了回应。

两年内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

  他表示,全国目前还有229个主线站,在短时间内撤销可能要有一些工程的建设;在软件的改造方面,因为过去很多路段都是按路段、按省来分段分省建设的,现在来看,一些模式和一些软件格式都不兼容,需要全国统一的软件研发,有很大的难度。

建设交通强国,离不开具有竞争力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也表示,要深化高速公路制度改革,提升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效率。

  与此同时,高速公路都是以省为单位建设运营的,涉及到很多经营主体和一些经济组织,它们都是依法按合同进入的,现在要撤站,涉及到资金结算,协调量非常大。此外还涉及人员安置,现在200多个主线站大概有3万人,需要在一定时间之内妥善安置。

“交通运输部研究制定了《提高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效率工作方案》,力争通过3年的努力,推进交通网络一体高效、运输服务提质升级、智能技术深化应用,将各种运输方式的比较优势和组合效率进一步发挥。”吴春耕表示。

  “当然,可能还远远不止这些。不过,针对每一个出现的技术难关和风险点都已经全面制定方案,有具体的应对措施来克服一切困难,来实现撤站的目标。”吴春耕表示。

吴春耕介绍,今年,交通运输部将通过建设一批重点项目、优化运输组织、推进信息开放共享、完善工作机制等,使提高综合运输网络效率工作取得积极进展。

  据他介绍,目前交通运输部已经在部内成立了由主要领导挂帅的专项工作指挥部,下面设了9个工作小组,研究制定具体的工作方案,细化工作目标,明确实施的路线和相关的技术方案。目前,各个指挥部以及各个小组已经在集中办公、挂图作战,责任落实到人,工作细化到天。

“为建设高品质的综合立体交通网络,交通运输行业将继续完善‘十纵十横’综合运输大通道,推进国家物流枢纽建设,推进约20个综合客运枢纽和约30个货运枢纽建设,完善港站枢纽集疏运体系。”吴春耕说。

  实际上,今年3月以来,多省份密集发布消息称已经着手取消省界收费站的工作。其中,浙江省交通运输厅此前表示,2019年底前与上海、江苏、安徽之间的省界主线收费站将会被取消,2020年6月前,浙江所有省界主线收费站将被取消,实现与所有周边省(市)高速公路联网运营。日前,闽、赣、贵三省也明确了相关撤站计划。

此外,推动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大力推动ETC安装使用,促进高速公路快捷不停车收费,也是提升交通运输效率的重要方式。吴春耕表示,交通运输部把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当作2019年的头等攻坚工程,目前已经成立专项工作指挥部,明确实施路线和具体工作方案。

  提高综合运输网络效率

今年预计降低物流成本1209亿元

  近年来,中国交通运输事业快速发展,基础设施网络化水平不断提升,但综合交通运输网络的效率还有待提升。从宏观层面来看,提高综合运输网络效率势在必行。“今年还将通过建设一批重点项目、优化运输组织、推进信息开放共享、完善工作机制等,使提高综合运输网络效率工作取得积极进展。”吴春耕介绍。

近年来,交通运输部持续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近3年可量化措施降低物流成本分别为558亿元、882亿元和981亿元。然而要推动社会经济效益的继续提升,还需通过降本增效来建立更现代化、更高效的物流体系。

  据介绍,交通运输行业也在积极发挥物流业发展中的基础和主体作用,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数据显示,交通运输行业近三年降低物流成本分别为558亿元、882亿元和981亿元。

“为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巩固并扩大交通运输降低物流成本成果,交通运输部研究制定了《降低交通运输物流成本工作方案》,通过多种方式助力交通强国发展。”吴春耕表示。

  与此同时,通过提高大宗货物铁路、水路运输量,深入实施多式联运示范工程,将实现港口集装箱铁水联运量增长15%以上,沿海及长江干线主要港口实现铁水联运信息交换共享,加快形成高效率的综合运输服务体系。

据吴春耕介绍,《降低交通运输物流成本工作方案》要求着力抓好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优化运输结构,推进“结构性”降本,加快实施铁路运能提升、公路货运治理、水运系统升级、多式联运提速等六大行动,完善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建设;二是深化“放管服”改革,推进“制度性”降本,推动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降低高速公路、港口、机场等领域有关收费;三是加强技术创新和应用,推进“技术性”降本,发展“互联网+”高效物流,加快农村物流、冷链物流、多式联运等重点领域的标准制修订工作;四是强化管理和组织创新,推进“管理性”降本,鼓励中小货运企业联盟发展,创新企业联盟组织模式和运行机制。

  吴春耕表示,此后还将通过推进省、市两级交通运输综合改革试点,研究修订公路法、港口法等,制定发布《国内集装箱多式联运运单》、《多式联运电子运单》等行业标准,以提升行业综合治理,体系现代化水平。

“2019年,通过综合施策,预计将降低物流成本1209亿元。同时力争通过3年努力,实现运输结构更优、运输效率更高、物流营商环境更好、物流链上下游衔接更畅,逐步建立与高质量发展相匹配的交通物流服务体系,使物流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显着增强。”吴春耕说。

  交通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提高综合运输网络效率,并非每项单一的运输方式的优化和提升。这一过程不仅要求实现每种单一运输方式自身优势的最大化,“宜水则水,宜铁则铁,宜公则公”,同时加强两种或两种以上运输方式的多式联运,还要通过信息化、智能化手段,整合不同运输方式的信息,提高综合运输效率。

加快发展“交通+”扶贫新模式

  此外,差异化收费政策利用价格杠杆,调节车辆的出行安排和路径选择,也能对提升路网运行效率、降低物流业运输成本起到一定作用。截至目前,已有10余个省(市、区)相继出台了高速公路差异化收费政策。

助力脱贫攻坚,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向广大农村,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农村适当倾斜显得尤为重要。

  据媒体此前报道,河南省实施货车夜间通行费优惠政策后,夜间闲时货车流量较实施前增长20%左右。宁夏自去年12月开展差异化收费以来,截至今年2月底,试点路段实现交通量和通行费收入双增长,其中交通量同期增长46.6%,通行费收入增长10.6%。

吴春耕介绍,2018年交通运输部合计安排贫困地区中央车购税资金2144亿元,带动全社会投入近9900亿元用于贫困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全面完成了西部边远地区“溜索改桥”的建设任务。截至2018年年底,贫困地区99.3%的乡镇和98.7%的建制村通了硬化路,98%的乡镇和94%的建制村通了客车。

  降低物流成本1209亿

“应该说,许多贫困地区几代人‘出门硬化路、抬脚上客车’的梦想逐步变为现实。”吴春耕说。

  “2019年通过综合施策,预计降低物流成本1209亿元。”吴春耕在发布会上表示,同时力争通过三年努力,实现运输结构更优、运输效率更高、物流营商环境更好、物流链上下游衔接更畅,逐步建立与高质量发展相匹配的交通物流服务体系,物流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显著增强。

此外,打赢脱贫攻坚战还需要产业的支持。毛健表示,截至目前,全国共建成9284公里的“资源路”“旅游路”“产业路”,在交通运输的带动下,交通+特色农业、交通+电商、交通+文化、交通+就业等一些扶贫的新模式也不断得到应用,致富效果得到初步显现。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日前公布了2018年物流运行数据。从物流运行效率来看,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运输供给市场优化和简政放权持续实施,物流领域降本增效取得初步成效,运输费用下降比较明显。2018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为14.8%。其中,运输费用(6.9万亿元)与GDP的比率为7.7%,比上年同期下降0.3个百分点。

“接下来,交通运输行业将继续加大力度,加强贫困地区特别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的农村公路建设,确保在今年年底实现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此外还要加大力度推进乡镇建制村通硬化路以后‘畅返不畅’路段的整治改造,加快‘产业路’‘旅游路’和‘资源路’的建设,使‘交通+’的扶贫新模式得到更广泛的应用。”毛健说。

  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坚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尽管我国每年物流成本在逐渐下降,但社会物流总费用相对来说仍然比较高。当前体制上、结构上以及管理上存在的问题都亟待解决,改革还需要进一步深化,未来物流成本下降的空间比较大。

  具体到今年的工作,吴春耕介绍,为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巩固并扩大交通运输降低物流成本成果,交通运输部研究制定了《降低交通运输物流成本工作方案》。将通过优化运输结构,深化“放管服”改革,强化管理和组织创新,从结构上、制度上以及管理上降低物流业运输成本。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彭慧/文 代小杰/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