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ppp26.net】经历了2011年前后艺术品基金疯狂冒进的时代,在2011年出版的《交易的艺术》中罗列了36只艺术基金

必赢ppp26.net 1

必赢ppp26.net 2

伦敦,迹象显示,即使经济衰退已结束,但深受打击的艺术基金行业依然未走出萧条。不断增多的停摆案例、迟缓的融资环境和低于预期的收益回报,都在加剧信贷紧缩造成的影响,并造成了数只基金的偃旗息鼓。

据国外媒体报道,虽然经济衰退已经结束,但是艺术品基金行业仍旧一蹶不振,停摆案例不断增多、融资环境不容乐观、收益回报也未能达到预期,数支艺术品基金偃旗息鼓,还有多少幸存不得而知。不过总部设在纽约艺术基金协会主席恩里克利伯曼依然保持乐观,如今在这个行业中,艺术投资的策略已经相当复杂,这或许会是一个令人热血沸腾的时代。回看国内,艺术品基金貌似也是悄无声息的状态,经历了2011年前后艺术品基金疯狂冒进的时代,2013年大量基金产品到期,在许多人还没有搞明白艺术品基金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它已经经历了大起大落,走过这一波兑付风潮,艺术品基金又将何去何从。

总部设在纽约的艺术基金协会主席恩里克利伯曼表示,目前有多少只基金尚存很难确定,它们是私募的投资工具,因而任何人都难以全面了解它们。

趣味资本的冬季

纽约军械库艺博会现任总监诺亚霍洛维茨,在2011年出版的《交易的艺术》中罗列了36只艺术基金,其中10只在该书出版之前就被终止,之后又有7只基金步其后尘,它们分别是领先资本集团的当代艺术基金、投资管理公司Caiac的艺术基金、另类资产管理公司Castlestone的现代艺术收藏、投资咨询公司Emotional
Assets的基金一号、子午线艺术伙伴基金的艺术新秀基金、对冲基金Tosca的摄影基金和对冲基金Sharpe的艺术基金。乐观估计,目前全球仍在运作的艺术基金在20个左右。

时至今日,对各方面专业性要求极高的艺术品基金的真实业绩,依然犹在云端。

幸存基金的管理者表示,他们已经从过去的失败中汲取了教训。美术基金集团有最成功的艺术投资机构之称,它的经营者菲利普霍夫曼表示,自己始终不得不现实地对待他第一只基金的净收益,这个2004年启动的基金原预计收益率在6%左右,但实际总收益却高达近19%。霍夫曼称,管理成本和汇率波动的影响超出了预期。此外,他还补充:我的错误是在早期绘画大师的作品上做了长线投资,最终一无所获。他说,美术基金集团正在筹建一只1亿美元左右的新的大基金。

在基金这个大家族中,艺术品基金是自由者中的自由者。前一个自由暗示出此类投资公司与对冲基金的内在亲和性,也就是受到很少的管制、不被要求披露信息、愿意接纳那些机构投资者或有高净值个人、具有复杂的费用结构,以及倾向于采取市场中性的投资组合策略等等。如果说上述内容均属金融家族内部问题的话,那么,后一个自由则意味着它投资的对象本质上就是自由的艺术作品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用计量经济学模型轻易容纳的非金融管辖区,不管是艺术家的个性,还是艺术品的价格走势。

在过去18个月中,美术基金集团的私人管理账户迅速增多,特别是在中东地区。霍夫曼说,因为只担任艺术顾问的角色,管理客户资金的成本大大削减了,并让他在赚取酬金方面更具灵活性。不过,他表示,他仍然会按惯例收取艺术基金2到20个点。

艺术品基金的这种双重自由性质,部分地解释了它在近年不甚景气的欧美金融市场中命运多蹇的事实。伦敦《艺术报》艺术市场板块编辑梅勒尼吉利斯在最新近的一篇在线时评《挣扎中的艺术品基金》中惊悚地推测:如今在全世界范围内,可能充其量还有20家运营着的艺术品基金。这位资深人士还披露说,现任纽约军械库艺博会总监诺亚霍洛维茨曾在他3年前的著作《交易中的艺术》附录里列举了36家艺术品基金,可到该书出版的时候,其中的10家就被放弃了,后来又补充进来7家,它们分别由不同类型的投资顾问公司发起:领先资金集团的当代艺术基金、凯艾克投资管理公司的艺术基金、另类资产管理公司卡斯特莱斯东的现代艺术收藏基金、情感资产管理公司的基金1号、顶点艺术合伙人企业的新兴艺术基金、托斯卡对冲基金公司的摄影基金,以及夏普公司的艺术基金。

尽管存在诸多挑战,热衷于艺术投资的人依然敢于一搏。利伯曼说:市场在2008年、2009年遭遇重挫后,我们吸取了教训,比如基金中应该划拨多少份额投在一位艺术家身上。不过,如今在这个行业中,艺术投资的策略已经相当复杂;这或许会是一个令人热血沸腾的时代。

所有这些基金的诞生与消失,如果暂不考虑出于集资与营销目的的高姿态宣传手段,几乎无一例外地是悄无声息地进行的。自由的艺术品基金合乎逻辑地遵循着某种神秘的原则,它们不被公开,私下里提供给具有资质的投资者,在经理、保管人、租赁公司、投资委员会、履约委员会等内部各方的责任与牵制下秘密地取得收益,或者,默默地遭受损失。

编辑:江兵

早已有人从事艺术品基金的解密工作。《美国艺术家》杂志特约编辑丹尼尔格兰特就曾撰文《艺术基金的秘密》揭晓艺术基金的核心盈利模式:低买高卖。这最突出地体现在英国美术基金集团首席执行官菲利普霍夫曼的一次异常划算的成功交易上:2003年给520万美金藏家都不愿出手的作品,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亟需现金的情况下,不到48小时就以75万的超低价跟原藏家说拜拜了。截止2011年5月,英国美术基金集团旗下的美术基金1号与美术基金2号分别实现了25.5%和26.7%的收益,它们均已变为基金的艺术资产。霍夫曼甚至宣称,美术基金集团是同类艺术投资集团中唯一一家拥有7年成功业绩记录的。在列举了更多骄人业绩之后,格兰特却依然审慎,他说:当然要有保留地对待这些高收益的报告。一般说来,就像对冲基金那样,艺术品基金只清算增值了的资产。喜讯的背后是隐患,艺术品基金多为封闭式,且从事长线投资,存留在手中的艺术品的价值有可能瞬间就蒸发掉。即使霍夫曼也承认,许多艺术品基金已经管理不善或以别的方式不幸着,它们往往成为新闻头条,这让整个艺术品基金产业遭受挫折。最典型的案例,就是菲门乌德艺术投资基金。

霍洛维茨在《交易中的艺术》中提到,2003年,曾长期供职于美林资产管理集团的投资行家布鲁斯陶博创办了菲门乌德艺术投资基金。陶博相信,通过富有战略眼光的交易策略,艺术品有望成为一种可行、可利用的另类金融资产类型。该基金计划筹集1.5亿美金投到两家艺术品基金上:一家是行业配置资金,致力于从早期绘画大师一直到新兴大师共8种类型的多样化组合投资,另一家是风险更大的机会基金。它们被分设在纽约和波士顿,共雇佣了竞拍人、商人、经济学家、艺术批评家等20位艺术产业的专家。前佳士得老手霍夫曼与高里爵士的美术基金、苏富比朱汤生与谢志文的瓷器基金、菲利普斯德普里和卢森堡拍卖行前联合主管戴尼安娜卢森堡的艺术护甲投资公司,以及俄国亿万富翁维克多维克塞尔伯格的极光艺术投资等等,几乎都在菲门乌德艺术基金开始发行前后创办或着手。这一兴旺的行业景观,伴随着2006年菲门乌德艺术基金的终止而倏忽改观,就连当时最大的基金管理8900万美金资产、覆盖4种不同的投资工具的美术基金,也未能募集其最初目标资本的1/3,更对它的整体业绩闭口不谈。霍洛维茨谨慎地评价说:就像任何一个商业部门在其早期发展阶段那样,艺术品基金产业是一项正在进行中的事业未来几年中,它可能会继续茁壮成长,但是,艺术与金融这一独特婚姻的结局仍然很难预测。

到底是什么让艺术市场的资深人士如此犯难呢?在投资者眼中,这桩跨界良缘确实过于另类了。澳大利亚金融理财师格雷格纳兹瓦诺夫简明地给出了导致艺术投资基金成功率低的若干因素:1.与每天都交易的金融市场相比,艺术市场囿于固定的时间与场所,交易额很低;2.在代理商提供的海量信息中,真正有意义的投资业绩数据相对匮乏;3.由于博物馆与画廊严格地限制出售的艺术品,造成某些本来可以用于投资的作品再难回市场;4.股票与债券经常转手,但艺术品的兑现能力却很差;5.时尚、运气等偶然因素,使艺术品难于定价,透明性明显不足;6.税收、保险、法律和代理费用等等,引发了过高的交易成本。

一群富有的投资者把金钱送到艺术品基金运营者手中,雇来的专业人士适时买入供给有限的原创性艺术作品并妥善保存,除了偶尔借给画廊赚取一定收益之外,只等到3~7年以后变卖存量分红了。这么简单?时至今日,对各方面专业性要求极高的艺术品基金的真实业绩,依然犹在云端。

艺术品进入资本时代

艺术介入资本以后,奇妙的事情再次发生:艺术不再简单地静止于鉴赏家的墙面上或台座上,它将自己所蕴含的趣味与真实,改装为印制钞票的机器,一种趣味的资本。

以艺术品为组合投资对象,通过资本利得而非股息的方式,投资人获取巨额收益,这种盈利模式只能伴随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达而产生。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与我们当代的生活节奏相比,那个世界仿佛是静止的,它自己维持着自己某种完整的等级秩序,人们日复一日地扮演着固定的角色,直到生命的终点和家族的没落。富有的人们捐助艺术家、购置艺术品,主要为了体现艺术品作为贮藏手段的职能,也就是让它绝大多数时间,甚至永远退出流通,就像封建领主们脚下的土地和手中的金币那样,完全作为一种财富与身份的象征。君子不器,绅士之所以是绅士,绝不是因为善于经商,而在于他对艺术品无用之大用的审美静观上面。在资本主义体系形成之前,传统的价值观不适合所谓的投资行为,包括艺术品投资,简言之,资本主义的投资条件尚未成熟。

17世纪法国艺术家库朗侯爵说:绘画和金条一样值钱。早在18世纪的英格兰,绘画作为广泛的资本投资对象的情况也已经出现了。但直到19世纪末,伴随着资产阶级实业资本家奠定现代艺术市场的基础,当今意义上的艺术投资者才真正涌现,尽管他们的目的依然是追求社会声望。这期间最有名的早期代表,就是1904年由金融家安德烈勒威尔在巴黎创办的熊皮艺术俱乐部。包括勒威尔在内的13位合伙人,每年每人拿出250法郎投给一家用来投资现代艺术作品的公共信托。10年间,该俱乐部共购买了约100件艺术品。1914年3月2日,熊皮俱乐部的全部藏品在巴黎德鲁奥酒店拍卖,销售额达10万法郎,是原初费用的4倍。1908年熊皮俱乐部以1000法郎买入毕加索1905年创作的《流浪的一家》,售价竟是进价的12.5倍。4个月后,一战爆发;1929年至1933年,全球经济大衰退;1939年至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1950年代中期开始的通胀延迟;1962年股市大崩盘来自现实世界的连环重击,虽然让熊皮俱乐部隐含的巨大市场意义戛然而止,但也激发了有识之士思考艺术品全新投资价值的可能性为防通货膨胀而套购比如英国艺术史学家杰拉德瑞特林格在1961至1970年间出版的3卷本《品味经济学》。

针对1970年代的艺术品投资浪潮,现任纽约军械库艺博会总监诺亚霍罗维茨发现除了英国铁路养老基金是一个相当华丽的案例,其他艺术基金发展的都不怎么顺畅。1970年,银行家莱昂兰伯特男爵在卢森堡以500万美金创立阿蒂米斯基金;1971年,实业家埃弗雷姆尹林在巴拿马以300万美金成立马达罗基金。虽然这两家基金目的都很纯粹,但遗憾的是,仅一年以后,阿蒂米斯的性质就从基金沦为公开交易的经销商,并以这个身份经营到2006年;而马达罗自1974~1975年开始赔钱,终于在1977年跟美术经销商诺德勒画廊合并了。1968年成立的美国主权艺术基金公司于1970年在全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相比之下,其他基金的命运似乎更差,不是提早关闭,就是太过谨小慎微。1985年2月,记者、自由作家玛丽莲本德在《纽约时报》上说:走近艺术的共同基金,在艺术跌入低谷的1970年代确实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主意,但却无一幸存。霍罗维茨满怀敬意评论说:这既证明了艺术品投资基金的历史跟踪记录很薄弱,更证明了它们的复兴之举绝不该被忘怀。

如果说1970年代基金浪潮的动力源泉整体上均来自于当时资本的可得性,以及由它造就的水涨船高的艺术经济,那么,BRPF的过人之处则在于,它是专门设计用来对冲1973年受石油输出国组织影响的石油危机的。这家基金的主管克里斯托弗列文从瑞特林格的著作数据中得到启示:投资艺术的风险要素并没有你可能想到的那么大。对艺术品的需求会增加,艺术品的供给却不会我们可以在购买艺术商品方面超越国界,却避免了任何外汇管理的难题我有非常好的理由假定艺术作品投资将会是一种出色的对冲基金。BRPF每年都把当年现金的6%投到艺术上,约合每年300万英镑,在1974年到1980年间,投资门类涉及绘画、雕塑、书籍、家具、青铜器和珠宝,总计有4000万英镑分配到2400件艺术品上。在投资技巧上,BRPF并不是毫无节制的。出于长线收益的考虑,BRPF的主管们把不到1/3的基金款项投给早期绘画大师,并将印象派作品的曝光率限制在10%,更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本基金藏品足够多样且社会整体经济通胀形势平息之际,不再购买艺术品。

即使总体上采取长线投资策略,当客观形势已经发生变化时,BRPF也毫不犹豫。1987年6月,它又开始将其投资组合多样化,结果的确有利可图。那时,一方面艺术市场坚挺的走势有利于优化投资收益,另一方面投资渠道拓展得更宽了,同时大量藏品高额的维护费用和艰难的估价,都在发出行动的信号。1988年,BRPF以近3倍于成本的价格卖出了1000件藏品。1989年4月,BRPF又以3490万英镑卖出其最初成本为340万英镑的印象派藏品,合年投资收益率达21.3%,同年5月和12月,以160万英镑购入的中国瓷器被售出,净赚1050万英镑。相比之下,原始艺术、一些早期绘画大师作品的收益都不尽人意。截至2000年,BRPF的总体现金内部收益率是11.3%,扣除通胀因素后按实质计算,每年4%。

BRPF典范性的成功并不容易复制,更何况它也遭遇了诸多困境,比如在股票市场上表现不佳、交易成本与保险费用很高等等。霍罗维茨评价说:后BRPF的艺术品投资公司更在努力挣扎了。尤其是赶上1980年代经济泡沫的一些公司。大通曼哈顿银行本打算从养老基金那里征集3亿美金创办封闭式艺术品基金,却因未能募集到必须的资本无果而终。1989年和1991年,巴黎国民银行用2200万美金分别创办了两家自己的艺术品基金,数以百计的投资者加入其中,但在1998年和1999年艺术品拍卖时却亏损800万美金。2004年,荷兰银行启动了自己的艺术品投资咨询服务,并试图开创一家基金的基金,但不到一年,它们就都被放弃了。接下来就是号称同类艺术投资集团中唯一一家拥有7年成功业绩记录的美术基金,以及于2006年6月悄然关闭的菲门乌德艺术基金。2007年2月,一群投资人以挪用公款、欺诈或故意歪曲、过失误述和违反信义义务等等为理由,将菲门乌德的创办者布鲁斯陶博告上了法庭。霍罗维茨显得忧心忡忡:正如最近一段时期伴随英国美术基金作为唯一最高调的艺术品基金可提出证据证明的那样,菲门乌德的失败,因为其崩溃的消息已在整个艺术与金融界疯传,严重地损害了该产业的前景。

霍罗维茨还发现,一些新近创办的艺术品基金不再瞄准多样化投资组合,转而关注某些特定媒材或地理区域的艺术品。比如2007年以1000万英镑创办、总部设在伦敦的摄影作品投资对冲基金,2008年创立、总部设在维也纳的优质艺术摄影基金,它们都致力于投资摄影艺术;2005年的亚特拉基金、2006年的奥夏艺术基金与克雷恩资本基金,则把视点放在印度新兴的艺术市场。另一种变化体现在某些基金采取了机会主义的投资战略,像2008年的迪安艺术投资、帕拉斯艺术基金,以及美术基金3号。再有就是由艺术市场的知情人士经营的、试图逃避行政管理限制的艺术品投资财团了,戴尼安娜卢森堡的艺术护甲投资公司就是一例。

无论如何,资本主义的潜质是无限的。早在19世纪60年代,卡尔马克思就在《资本论》中揭示出资本增值的秘密:货币不再是简单的货币,它转变为资本,一种能生产金钱的金钱。艺术介入资本以后,奇妙的事情再次发生:艺术不再简单地静止于鉴赏家的墙面上或台座上,它将自己所蕴含的趣味与真实,改装为印制钞票的机器,一种趣味的资本。这种资本除了要遵循一般投资的法则,还要听命于艺术的律令。这两片自由的天空叠加起来,等待着艺术品基金随时起飞。

编辑:文凌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