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家长省吃俭用、满怀希望地将十七八岁的孩子送到海外求学,为何许多裸归回来的海归们还是找不到工作

图片 3

裸归,动词。意指随着金融危机加剧,很多留学镀金的海归们终于在国外混不下去了,不得不放弃在国外的一切积累,辞去工作,退掉房子,告别朋友,抛弃行李,纷纷回国找出路。

图片 1人们对留学信息总是有很高的热情图片 2无论何时,特长生彭楷迪都很阳光。
雅轩
图片 3每次出国留学推介活动总能吸引好多人

他们曾经风风光光地走出了国门,现在终于又“一丝不挂”地裸归回来了。

前几年,许多家长省吃俭用、满怀希望地将十七八岁的孩子送到海外求学,但他们学成归国后,这些孩子却并不完全能够达到理想的状态,有的甚至连一份像样的工作也找不到。

海归集体裸归,国内求职市场立即风生水起。智联招聘的最新调查显示,截止今年6月份,海归求职者占国内求职人数的比例已经由此前1%飙升到4%。

“海归”就业难和国内教育观念的改变使得许多家长和学生重新审视“留学热”。专家指出,根据自身需要与发展选择适合自己、自己能接受的成材环境才是明智的。

为何许多裸归回来的海归们还是找不到工作?哦,原来裸归还有另一层意思,他们在国外镀的不是金子,而是泥浆;他们学识和才能的“裸归”,注定他们回国后只能继续裸奔。

75%“海归”对现在的生活不太满意

说得刻薄点,曾经无限荣耀的“海龟”早就退化成了“乌龟”,他们已经成为时下最时髦的问题人群。

递上辞职信时,曹祥也没有去想下一步该怎么办,他只知道自己在国外所学的管理理念与本土有点格格不入。不知道这是他的第几份工作,虽然薪水和办公环境都还不错,但那种不被接受的理念让他最终决定辞职。“我们在国外所学的完全与国内的许多都有些对不上劲,工作起来就不那么合拍。”

女海归的黑眼圈都很“洋盘”

辞职后,曹祥没有再去找工作,他说想休息一段时间,常常被人称为“海龟(归)”,可现在,他却有了另一个网络新名词———“海带(待)”,人们没有看到他的朝气逢勃,归国后的就业压力同样让曹祥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一纸国外文凭并没有给他的求职带来更多的优越性,而在出国之前,曹祥说他很憧憬自己的未来。

苏珊李是我的高中同学,一个连名字都充满了浓浓“海味”的成都海归,自去年一月“裸归”回到成都之后,一直都在为找到一份工作而焦头烂额,尽管尚在待业中,但不得不承认,留学后的苏珊李的确带着大洋彼岸拉风的苏格兰情调,从下飞机的那一刻开始,苏珊李趾高气扬的做派连她脸上的黑眼圈都显得非常“洋盘”。

在长沙这座城市,每年都有各类出国中介涌入,不少家长穿梭于各中介之间,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供孩子出国,在他们看来,这先期的投资总会为孩子今后的就业扫除一些障碍,但当三五年后回国,一份份求职简历石沉大海后,他们才开始反思当初的留学是否值得。

“看见我的粉底液了吗?”苏珊李指着脸上浮起的厚厚一层“泥巴”,“正宗的CarebyStellaMcCartney,100%有机成分,不含防腐剂。”前去接机的同仁一头雾水,“哦对的,这个牌子还没有引进到中国。”苏珊李翘着兰花指拎着行李箱,在众人惊羡的眼光中赚足了回头率。

每年众多的大学毕业生已经不止让国内的大学生深感就业压力,从国外归来的留学生同样在这种大环境中感受不到镀金后的优越感。近日,记者对长沙市的50名自费留学的海归人员进行了一项就业调查,调查内容从他们出国前的花费到回国后的求职期望,被调查者中80%
属于工薪家庭,有些家庭甚至因为供孩子出国至今外债累累。调查显示,八成留学生出国留学总花费在40多万元以上,90%的人对回国后的月薪期待为3000元到5000元,80%的人期待的工作单位性质为外企和上市公司,但超过九成的人认为如果就业形势不好,私企也会考虑。而对于目前的工作,70%的人认为勉勉强强,还凑合,10%的人认为还比较满意,20%的人不满意。有近75%的人对目前的生活不太满意。

闲时和苏珊李一起逛超市,她推着小车在超市转了两圈,一定要找到一个名叫“BASEBALLNUT”的冰激凌,我让她试着尝一下蒙牛小布丁,苏珊李皱着眉头嘀咕道:“国内的冰激凌怎么这么难吃?”边说边摇头,那一刻我恨不得将她的苏格兰裙子扒拉下来。

“我有时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整天飞来飞去却没有目标。”曹祥说,像他这样的“海归”不在少数。

金融危机下,英镑贬值厉害,苏珊李在回国前十分豪爽地和朋友们以酒相送,并给国内的亲戚朋友们带回来诸多奢侈品,比如巴宝莉的香水和登喜路的皮包,亲友们当然一一笑纳,相当热烈的欢迎会召开,苏珊李狠狠地享受了一把归国“华侨”的待遇,心里美得完全已经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位“裸归”回国的小海归。

“海归”们的工作似乎总是不那样顺利

第一次应聘海归输给了“土鳖”

2006年长沙的就业形势并没有现在这么严峻,但从澳大利亚留学归国时,22岁的刘奇依旧感觉到了就业的压力。在澳洲获得了商业管理硕士学位,往长沙的人才市场投出去几份简历后,到现在也没有回音,刘奇决定把身价放得低一点。平时喜欢看书,当时定王台某书城正在招聘人才资源主管,刘奇去应聘了,待遇不高,一个月只有一千元,但他还是接受了。“回国后去北京做了一个学位认证,顺便了解了一下北京的就业市场,当时北京的就业基本已经饱和了,长沙就相对更差一些,所以让自己从最基层做起,慢慢再寻找机会。”

苏珊李的日子在趾高气扬的神态中一天天渡过,除了每天用伊妹儿投递几封月薪过万职位的简历,就是约朋友喝茶聊天,偶尔有提及工作,苏珊李总是轻描淡写,“我可是海归呢。”一家公司邀请苏珊李做翻译,月薪6000元,苏珊李断然拒绝,“语言只是一门工具,不能成为我谋生的手段。”于是机会开始一个一个的消失。

几个月后,在朋友的推荐下他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专业的工作,做资产评估,在评估公司的两年里,刘奇接触了上百家企业,每月待遇在3000元左右,但受金融危机影响,公司的业务量开始下滑,他便辞去了工作,希望接受新的挑战。今年年初,他又应聘至一家公司做品牌服装的订制,公司按业务量考核业绩,效益不错时,刘奇每月的工资能拿到2000多元,但因为是一个新领域,刘奇说自己还处在探索阶段。他说,其实留学生回国后找到理想工作的并不算多,回国几年基本处在打拼和为自己积累经验的阶段,大家虽然也看重月薪,但更多看重的是这个职业未来的发展空间。

当时间开始慢慢划过,三个月后,连隔壁邻居大婶对苏珊李的好奇程度都开始衰减,苏珊李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了,迅速打印了两份中英文简历,疯狂投递。

“总的来说,我们这些海归似乎工作得并不是很如意,也不知是我们没有学到什么知识,还是我们学的东西不适合国内,但总是不那样顺利。相反,国内大学毕业的那些本科生的生存状况还要比我们好一些。”刘奇说,他马上就要结婚生子,“照这样下去,我不会鼓励我们的孩子去国外留学。”

第一次应聘,苏珊李从报纸上看到了一家银行需要一名项目拓展经理,苏珊李认为自己志在必得,尤其是在看见了竞争对手之后,一个其貌不扬的矮小男子,关键是在简历的第一行,她看见上面豁然写着:某某大专毕业。苏珊李登着高跟鞋完全不屑一顾。

上一页12下一页

几个回合PK下来,矮小男子用英语滔滔不绝分析业务拓展的计划,苏珊李只能勉强聊一聊英国的经济形势,除了比对方能多用几句伦敦俚语之外,苏珊李在竞争中完全没有任何优势,谈到薪酬问题,苏珊李开价8000元,“我当然我不能让自己在国外的书白念了。”苏珊李振振有词,又是几天后,招聘方打来电话:“以后有合适的职位联系你。”苏珊李才彻底将自己的优越感收纳箱底,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海归输给了“土鳖”。

“裸奔”一年半 还是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转眼间,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苏珊李依稀记得自己应聘的最后一家单位是一家跨国机构的文员,月薪只有3000元,苏珊李咬咬牙,断然拒绝,“这个薪水也太低了,还不到我在英国上班的三分之一呢。”

其实苏珊李所谓的“上班”其实就是在一家酒吧做服务员,说出来的工资数目会让我们这些成都小白领无比震撼,但很明显,苏珊李除了开门把手的熟练程度有所提高之外,这份兼职几乎没能让她另有收获。

苏珊李害怕朋友们会笑话她,于是偷偷减少了自己外交活动,偶有同学相约总是推三阻四。反思自己,出国两年,班上大部分都是镀金的中国学生,除了上课说说英语,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母语交流,下课后直奔中国同学的聚会,除了教会上海同学做回锅肉,买了几双超低折扣的鞋子,其余的基本上一事无成,至今说起英语都是结结巴巴的,拿到的文凭也就是“到此一游”的证明。

苏珊李的同学乔治王和皮特张仍然还在为找工作而奋斗,“裸奔”一年半的苏珊李也在托家人帮忙努力,眼看着没有出国镀金的大学同学早已经晋升为部门主管,苏珊李也会觉得自己在国外的日子算是白过了。“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知道自己当初干嘛要出去!”苏珊李站在阳台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